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海恋简谱请给新华桥上造孽的老樟树一个痛快,拜托了!-株洲深夜党

作者: admin  发布: 2019-09-11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8次

请给新华桥上造孽的老樟树一个痛快,拜托了!-株洲深夜党


新华桥头4棵占道的老樟树该何去何从,这两天又引起了很多人讨论,株洲晚报对此连续两天进行了重头报道。
夜叔仔细看了报道,以及众多市民的发言,发现这事虽然过去了两天,但还是值得说说,因为这事已经在公共舆论场出现了好几次,而事件本身并不复杂,至少还没达到需要反复讨论的地步,但最终却消耗了不少舆论资源,而事情看上去依旧得不到彻底解决。
究其原因,夜叔觉得,不仅因为关乎公共预算的动用、交通安全的考量等技术性问题,还因为事件背后隐隐折射出城市发展的理念之争,以及部门在所谓倾听民意与专业担当之间的暧昧游移,而后两者,鲜少有人提及。

先来回顾一下争论背景。
占道原因:
1995年,新华桥拓宽,原本位于桥两端的4棵樟树到了路中间。
生长环境:
生长在桥面上,来往车辆对根系的生长有极大的影响。因树池太小,不透气,积水导致根系腐烂,这些树长势不良。其中陶吧前的樟树,当初在修桥时北侧根被斩断极多,树池积水也最为严重,树冠一直萎缩,近两年越发严重,如不采取全面救治措施,即使继续采取输液的方式,仍可能在近年死亡。
交通影响:
由于树在路中,车辆在桥首尾两端通行时,需要不断变化车道,加上路幅宽度不够,增加了车辆的事故风险。晚报曾报道前两年有人撞在树上身亡。至于小的碰撞刮擦就更多了。
救治过程:
2014年起,陶吧前樟树树冠开始萎缩,叶片泛黄。有关部门定期给它输营养液,但没有起色。目前4棵树都有病。

为什么应该迁走或砍掉
对这几棵树的去留,夜叔的观点很明确:能迁走的迁走,迁走也活不了的,行行好,给人家一个痛快,砍掉拉倒,这样对人对树对城市都好。
于情
这几棵树的生长环境是很恶劣的,据晚报报道,因树池面积过小,根系长期受机动车碾压,同时享受尾气熏蒸、污水侵蚀等优越待遇,4棵树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其中一棵树身挂着三袋营养液,记者仅观察了3分钟,就有14辆机动车从这棵树的树池上碾过,如此日积月累地折磨,说是凌迟处死也不为过,但凡稍有点同情心的人,都会赞成把它们迁走,对于不管是留是迁都已没有康复希望的病树,也会赞成让它“安乐死”。
于理
据相关部门测算,原地保护所需费用为30万元每棵树,迁走的话费用减少至20万元,再加上长期的养护成本,两者之间的差距相信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原地保护,夜叔不太相信能一次奏效,这次30万元能保得病树多少年?是不是若干年后又来一次是去是留的讨论,又花几十万去抢救一次?真是够了,别再继续为这么点事浪费公帑和舆论资源了。
今天晚报的报道里,也有交警叔叔指出来,把部分树迁走,更有利于交通顺畅。另外,不管有些人对人命如何不在乎,认为自己的驾驶技术多么英明神武自己开车时的专注度如何地赛过机器人自己的幸运指数又如何爆棚,也不能不承认,海恋简谱路上有树总比没有树要多些隐患。
应该记住,人从来就不是以一个应然的完美的人的形象行走世间,不完美包括不小心在内,是人的固有属性,因此公共政策、公共设施,都应该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尽量规避因此可能引发的风险,否则,大家就会觉得不人性化,乃至没人性。
于法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道路两侧及隔离带上种植的树木或者其他植物,应当与交通设施保持必要的距离,不得遮挡路灯、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不得妨碍安全视距,不得影响通行。
这几棵树都杵在路中间了,是不是涉嫌“违法”呢?这个夜叔不太懂,希望有懂法的童鞋来说说。

为什么“情怀”不一定说得通
对于赞成原地救治方案的童鞋,理由也不少,基本可以归于“情怀”旗下,老实说,夜叔还是很敬佩他们的,毕竟在情怀已经沦为贬义词的今天,还有一群人在义无反顾地维护情怀的价值,实属难能可贵。但也不能不指出,并不是诉诸“情怀”就自动获得了理由的正当性,这个词语实际的指向过于丰富,以至于变得难以理解。我们可以来看看那些和情怀有关的理由,为什么不一定说得通。
古树名木说
虽然这几棵树上貌似挂了古树名木的牌子,但这个牌子是“假冒”的。请看2016年在这里出了人命事故后株洲晚报的报道:
"
我市的古树名木,都由市园林科研中心认定,该中心负责人表示,根据《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规定,古树是指树龄在一百年以上的树木,名木是指国内外稀有的以及具有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及重要科研价值的树木。这四棵树暂时都不符合,所以挂牌应该是管养部门行为。
芦淞区绿化处相关负责人认可了这一说法。他们管养了靠南侧挂牌的两棵樟树,靠东侧两棵则归荷塘区绿化处管养。
他们认为,管养的两棵樟树虽然年龄未到达古树标准,但在株洲人心中却能称得上是“名木”,见证了株洲的历史沿革。另外,对樟树挂牌也是“保护性挂牌”。"
芦淞区绿化处相关负责人的说法也值得推敲,的确很多人知道它们,但这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有什么特殊价值,仅仅是因为它们挡了路!它们要是好好地呆在路边,名气还会这么大吗?可以说,它们不是因为正面价值,而是因为挡路这种负面价值而被广为知晓,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以“保护”的呢?
对于这个说法,该篇报道下的网友留言也一致表示不解:

夜叔认为,纵然所谓的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真的存在,也不能成为支持留下的充分理由,棚改拆了那么多老房子,难道不都具有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但为了更好的生活环境,还是拆了,大家也无比支持。这几棵树没有可能比那些老房子还重要。
见证历史说
这个其实前一段已经说了。夜叔看到,黄河北路拓宽的时候,移走了不知多少樟树,那些樟树也无一例外见证了株洲城市的发展啊,为什么就没人说要把它们留下?不能因为它们不挡路,就不把人家当樟树吧?也不能说,黄河北路从无到有从窄到宽的历史意义就比新华桥变迁的历史意义小吧?
尊重自然说
持这种论调的人认为,应该把树留在这里,让市民能体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幸福。这些人仔细了解下这几棵树的处境就会发现,他们支持留下的行为和他们所谓尊重自然的理念是南辕北辙的,因为那几棵树长在桥头水泥包裹的一小块土地里,时时刻刻受折磨,一点也不自然;因为树挡了路,从而给交通堵塞、行车安全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点也不和谐。此外,把这些树移走,它们还存在自然界,并没有破坏自然,把无可救药的树砍掉,也实属自然规律。
还有人认为把这几棵树移走新华桥那一块的绿化就完了,这种人也应该多去那里走走,看看附近还有多少樟树,想来对株洲的城市绿化覆盖率,就不会悲观到如此地步。
还有人说,移走了会影响株洲园林城市的形象,或者其他的什么形象,这种也是百分百的自卑论调,株洲如果要靠这4棵树来维持形象,那也太荒谬了。
感情说
有人说因为我们对这些树有感情,所以要留下它们。不少人说的所谓记忆论、乡愁轮,也可以归于感情下面。这可能是最感人至深的理由,也是很多人支持留下的原动力。但是这些人应该抿心自问一下,你说的感情,到底是对树的感情,还是对你自己的回忆的感情?如果说是对树有感情,就不会视树的悲惨处境于不顾,强行要留它们在那里受苦,只为了满足你自己那一点不知所谓的恶趣味。如果你说的感情是对自己回忆的珍视,那这些树的去留其实和你没有关系啊,它们移走了也不会影响你的回忆,砍了也不会就此带走你的回忆,为什么要留它们在那里受折磨呢?这种行为,到底是该叫做有感情,还是该叫做冷血呢?
打感情牌的人里面,其实很多对树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是他以为很多人对树有感情,所以一方面自己好像也受了感染,也有了那么点感情,另一方面,则不过是一种经过精明计算之后的投机,觉得为那些“有感情”的人说话总是不会错的,毕竟在这个社会,如果两个人说着说着理,突然有一个人哭了起来,那几乎可以立即宣告胜败已定,不哭的一方,任你舌灿莲花也是百口莫辩了。
终极理由说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有人坚定要求让树留在那里,他们的终极理由,其实就一点:树是大爷,人类就得让着它,你就是不能挪动它,还得让它活得好。

病了?不计成本地救它啊!(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
救不活还不是你们太废物!(别跟我讲你是专业的,救不活算什么专业的)
生长环境恶劣?那你们别开车别排尾气呀!(我虽然开车排尾气但我心里有树我是好女孩好男孩)
实在不行让路改窄或改道啊!(反正我上下班不走那里)
这背后就牵扯到一个根本的理念之争,城市发展到底是以人为本,还是以物为本。话说到这里,夜叔觉得就没必要再扯下去了,价值观之争,只要对方咬死一句我就觉得这样才对,那你就无计可施,任是孔子孟子柏拉图苏格拉底黑格尔马克思一齐上阵也无可奈何。

最后再啰嗦几句曾国犹。1别上了词语的当
其实,绝大多数人之间的争论,还上升不到价值观之争的高度,而仅仅是出于人本能的思维懒惰,看到人让树,就自动想起情怀、记忆、乡愁之类的词语,而想起这些暖洋洋的大词就条件反射似地双膝发软,眼眶泛红,喉咙哽咽,沉浸于想象的情感浪潮中不可自拔,对于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具体的利弊分析,就全然顾不上了,面对那些想让树让人的人,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不断回放不断增强:雅蠛蝶(住手)!
其实,这种思维的懒惰,实乃人之常情,夜叔亦不例外,只要不在人命关天的事上也如此懒惰,没什么可说的。对于人们被词语蒙蔽、懒得去想词语表征的实际如何的现象,乔治·奥威尔在《政治和英语》里有过精彩的演绎,他说:
当今之世,政治性的演讲和写作,很大程度上都是对不甚光彩又难以直言之事的强辩。
譬如:毫无防御的村庄被轰炸,人被赶走牲畜被杀,大家面对这种事情会很愤怒,但是冠上“和约”的名词,事情就立即正当了起来;人们被先监后审,一关数年,或者死于暗杀,或者被发配北极圈等死,有良知的人们都会对此心感不安,但是冠上“消除不安定因素”的名头,大家就会频频点头……
从无数类似的例子里可以发现,“如果你需要描述一些事情,又不想唤起人们对这些事物的感知,这些词汇就太有必要了。”
如今,什么情怀、梦想、自然等词汇,似乎也在逐渐变成意义不明、可以任意解释的词汇。而这样的词汇被挪用得多了,总有人会回过味来,“诶我刚刚是不是被带了笼子了?”回过味来的人多了,原本的褒义词逐渐变成贬义词也就在所难免了。2为什么这么多人有话说
另一方面,与思维的懒惰相映成趣的是,在这件事上大家的表达欲是如此的积极热烈,背后的缘由也良堪玩味。在夜叔印象里,这几棵树的去留已经多次引发公议,每次都是群情汹涌,若是把四处飞溅的口水收集起来,可以给这几棵树浇上十年水。为什么大家这么关心这几棵树?固然因为这几棵树先据要路津,观者多如云,有的人把它们当宝,自然就有人把它们当宝,于是大家都有话说,但让人爱恨交织、牵扯甚广的事情多了去了,为什么就很少见到这么热闹的讨论?对于这个问题,相信大家各有各的答案,只要言之有理都可得分。值得追问的是,在其他更有讨论价值的事情上,市民是否也有与之相匹配的充分讨论空间?市民关注公共事务的热情,该如何向更有价值的事情上引导?相信这些问题,在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好的过程里,也不是全无意义的。
3砍树的兄弟,不要怂
其实,在这件事里,相关部门的态度更重要,毕竟,最终决策要他们做出,是迁是留是砍,都得他们去做。现在,各方的意见已经有了,接下来就看责任部门的担当了。希望不要再像新华桥第一次扩建时那样搞什么投票了,如果一定要搞,那就搞真投票,制定详细的投票规则,告知所有利益关联人群,确定最少要达到多少人数投票才有意义,投票之前搞几次公开辩论,最后公开计票。如果做不到这些,就有可能面临假民意之名,行偷懒之实,选个责任最小的方案敷衍了事的怀疑。相信有关部门是有责任担当的,是有专业判断的,是能真正从利于城市长远发展和有利于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作出决策的。
当然,要夜叔说,就是一句话:不要怂,就是干,该迁迁,该砍砍。

最后,讲个和此事无关,但和砍树有关的故事吧。
从前有个人叫隰斯弥,他的邻居是齐国权贵田成子,有一天,田成子忽然喊他去家里坐坐,中间带他一起登上自家的观景台看看风景,隰斯弥一看,坏了,从这里看去,三面都是一览无余,唯独自己家里的树挡了一面风景。但田成子什么也没说。
隰斯弥回到家中,赶紧让人去砍树,刚砍了几斧子,又急忙喊停,砍树的人自然觉得莫名其妙,隰斯弥解释说:田成子在准备谋反,我要是砍了树,他就知道我能看穿他的心思,那我就完了。不砍树,没什么大事,顶多让人觉得糊涂不懂事,砍了树,那我就摊上事了。于是干脆就不砍了。

« 上一篇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