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钟小江年龄被传唤的违法行为人在上厕所中受伤,公安机关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法路痴语

作者: admin  发布: 2021-03-08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206次

被传唤的违法行为人在上厕所中受伤,公安机关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法路痴语


上诉人张某与被上诉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赔偿纠纷一案
审理法院 :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 (2012)怀中行终字第20号
裁判日期 : 2012-04-06
文书来源 :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网
案件类型 : 判决
文书性质 : 行政
审理程序 : 二审
合 议 庭 : 陈治群 李容容 尹卫红
原告信息
上诉人:张某
被告信息
被上诉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历审案例查看更多
2012-04-06
二审
上诉人张某与被上诉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赔偿纠纷一案
2012-04-06
引用法规 *摘自法院观点检索相关案例
二审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六条(5)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第一款(2)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3)
展开
其他用户还会看的案例
王会明、张文芳诉潜江市公安局治安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委托代理人刘某某。
委托代理人段某某。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某与被上诉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赔偿纠纷一案,某县人民法院已于2011年11月28日作出(2011)溆行初字第8号行政赔偿判决,张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4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某及委托代理人王某某,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刘某某、段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9月28日,张某同张某钢、吴某刚等人喝酒后,无证驾驶车牌为湖南NEB090农用车回家,当车行至某镇建设街一下坡路段时,车辆撞向停靠在其左前方的车号为湘E42967号货车,随后又与一辆停在路边的三轮摩托车相撞。当天20时35分许,某县交警大队四中队民警杨某波接到本县某镇云盘村村民王立某的报警后,带领民警粟某银、舒某宏等人赶至现场,将肇事司机即原告张某带至交警四中队后,提出上厕所,然后张某朝室内走去,不久,杨某波、李某群发现张某已从后窗摔至地面,遂打电话叫救护车将张某送至溆浦某医院进行治疗。经检验张某的损伤为轻伤,8级伤残。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张某与他人饮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被告接警后,立即赶赴事发地,将张某带离事故现场,传唤至被告四中队办公驻地。张某到四中队办公驻地后,即刻提出上厕所,随即发生损伤事故。被告发现后,立即将原告张某救起送往医院。事发后,原告张某对其受伤过程,主张为被告的工作人员在其上厕所过程中,怀疑其逃跑对其追抓,实施了“抓扭”、“拢”、“推”的三种外力方式且认为其损伤系干警杨某波将其推出窗外所致。但原告张某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以证实被告的工作人员与其有身体接触的事实。故原告的伤情成因不明,其诉请缺乏事实依据。在原告提出上厕所后,被告尚未对张某进行酒精检测,是否为醉酒驾车事实不清。现原告提出其醉酒后被告应依法对其进行强制约束致酒醒,亦缺乏事实依据,其理由不成立。张某发生连撞两辆车的交通事故后,被告接警、出警并传唤张某系合法职务行为。故原告的诉请缺乏事实依据,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应予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某关于被告民警杨某波在抓扭中致原告摔落窗外10多米高的坎下,造成原告轻伤偏重住院的医疗费55801.4元、误工费19441.65元、护理费19441.65元、残疾赔偿金196416元、残疾生活辅助器费1000元、司法鉴定费1960元,共计294060.7元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张某上诉称,上诉人的人身伤残是被上诉人的警察违法行政所造成的,被上诉人应依法承担行政赔偿责任。1、被上诉人的警察接警赶到现场后,将上诉人带离交通事故现场,“传唤至被告四中队驻地”的行政行为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条第2款、《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7条规定,上诉人饮酒后虽发生了交通事故,但未造成人员伤亡,也未影响道路通行和安全,且又与受损人已当场达成了赔偿协议,该交通事故完全属于情节轻微的事故,被上诉人的警察应依照上述行政法规规定,将上诉人放行,不应将上诉人“带离事故现场”,二审应依法认定被上诉人警察的所谓“传唤”,实为扣押控制上诉人的行政行为违反法规规定,属违法行政行为。2、被上诉人的警察明知上诉人饮酒发生交通事故,为什么对上诉人不作酒精检测?其行为明显属行政不作为的违法渎职行为。是因为被上诉人的警察不依法行政,才导致上诉人的人身伤残损害结果的发生。被上诉人理应承担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赔偿责任。3、上诉人发生交通事故后,本应现场放行的上诉人,而被带至四中队驻地,本应进行酒精检测的上诉人而不被检测,本应强制约束至酒醒的上诉人,而不被强制;本应有人监管的上诉人而无人监管。事发当时是晚上无灯光,地点在地下室,现场无其他人,只有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警察杨某波两人,是杨第一个发现上诉人不在厕所而寻找,所有的客观事实,都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的警察杨某波与上诉人有身体接触的事实存在,才有这第一反应。本案是一行政赔偿案件,被上诉人的警察在处理上诉人的交通事故时,钟小江年龄对照行政法规的规定,明显存在违反行政规定的行政乱作为、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其事实表现:一是对交通事故情节轻微的上诉人应放行而不放行;二是应作酒精检测而不作检测;三是把上诉人当醉驾嫌疑人控制而又不加监管;四是上诉人上错厕所而被当为逃跑进行追抓,以致造成上诉人人身伤残的损害后果,这完全是被上诉人的警察违法行政所造成的,被上诉人理应依法承担行政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赔偿因其警察违法行政给上诉人人身造成伤残的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94060.7元。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庭上答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答辩人接警、出警并传唤张某系合法职务行为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2、张某认为摔伤时为醉酒状态没有法律事实支持。3、张某饮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为逃避法律责任盲目逃逸是其受伤的真实原因。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当事人所提交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对本案证据材料进行了审核,原判认定的证据有效,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本院查明
上诉人张某向某县人民法院提供的7号证据以及向该院当庭陈述的《赔偿金额的来源和依据》(见一审卷66页),可以证明张某本次受伤住院的医疗费用以及与本案行政赔偿有关的相关事实,本院予以采信,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张某本次受伤住院的医疗费37801.40元、择期手术取内固定物费用预计18000元、误工费19441.65元、护理费19441.65元、残疾赔偿金196416元、残疾辅助器具费1000元共计292100.70元。经本院现场勘测,张某摔下去的窗台高度离室内地面90厘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某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预见自己喝多酒后产生的对人对己不利的法律后果,上诉人张某被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口头传唤到四中队办公驻地后,提出要上厕所,随即发生损害事故殷祝平,现没有证据证实系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外力所致,行政赔偿案件举证责任在于上诉人张某,因张某举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且人身伤害事故发生结果主要系其本人酒后从后窗摔至地面所致,张某本人应承担本案事故发生的主要责任;根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交通警察应当检查当事人的身份证件、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行驶证、保险标志等;对交通肇事嫌疑人可以依法传唤。”《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第一款“需要传唤违法嫌疑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派出所或者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并在询问笔录中注明违法嫌疑人到案经过、到案时间和离开时间。”故张某被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工作人员依法口头传唤的行为是合法的,本案上诉人张某涉嫌酒后无证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被交通警察带离现场,从原审卷宗中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提供的证据来看,张某涉嫌酒驾,但是否醉驾,尚未检测确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规定“对行为举止失控的醉酒人,可以使用约束带或者警绳等进行约束,但是不得使用手铐、脚镣等警械。约束过程中,应当注意监护。确认醉酒人酒醒后,应当立即解除约束,并进行询问。”张某酒后驾车被交警大队的工作人员传唤到办公地点,在尚未检测确定醉驾的情况下,对其独自一个人去上厕所,而未尽注意监护义务,以致发生意外事故,对此,交警大队对张某的受伤结果应承担疏忽大意过失不作为行为相应的责任,张某虽系酒后驾车,实施了违法行为,但是,一旦被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实施了口头传唤,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就应当对其人身安全负有相应的监管责任和义务,故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案事故发生负有次要责任。根据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造成身体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减少的收入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造成部分或者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生活辅助费以及残疾赔偿金,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证据确凿,但适用法律法规不当,导致处理结果不合理,本院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五)项、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四条、最高院法释(2001)23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某县人民法院(2011)溆行初字第8号行政赔偿判决;
二、确认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张某实施强制措施后疏于监管的行为违法;
三、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赔偿张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残疾生活辅助器费等费用计58420.1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尹卫红
审判员陈治群
代理审判员李容容
裁判日期
二0一二年四月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谌东霞

执法路上,法路痴语相伴,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吧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